搜索 用户中心
好一站目录网(www.a1hyz.com)打造品牌形象分类目录网站大全,您网站推广首选网站目录平台!

好一站目录

分类目录 > 新闻资讯 > 行业动态 > 金融动态 > 湖北疫区春节惊魂记

湖北疫区春节惊魂记

来源:互联网 编辑:好一站目录 分类:行业动态 金融动态 日期:2020-02-10 18:48:38 浏览: 加入收藏
(原标题:湖北疫区春节惊魂记)【回乡记系列】《投资壹线》乔安这个春节,身在疫区的我和家人,健康状态都不太乐观:我嗓子痛到吞咽困难,爷爷奶奶咳嗽,其他的人,也偶尔会流涕头疼。而最

资讯详情

  (原标题:湖北疫区春节惊魂记)

  【回乡记系列】

  《投资壹线》乔安

  这个春节,身在疫区的我和家人,健康状态都不太乐观:我嗓子痛到吞咽困难,爷爷奶奶咳嗽,其他的人,也偶尔会流涕头疼。

  而最惨的要数我爸,除了忍受胃痛、乏力、发热等症状,还要承受巨大的心理煎熬――他年前请来家里修理电视线路的小严,听说是确诊重症患者的妹夫(妹妹已被隔离)!虽说是传言,但爸爸因发热37.3℃去医院检查时,医生亦是闻之色变,立即对他进行了胸片等各项检查。

抵达疫区老家

  农历腊月二十六,我和亲戚驾车从广州启程,到腊月二十八方才到达。我老家位于距离武汉逾200公里的湖北一个20000多人口的小镇,镇上约六成的人都在武汉工作或生活。彼时,网络上已充斥了大量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报道,距离武汉封城仅剩一天。

  从小镇入口抵家还需要经过一条长长的步行街,这也是我们小镇最热闹的地方。街上迎春灯笼高挂,充斥着车鸣声、说话声,间或夹杂狗吠声,大家三人一伙、五人一群走在街上。路上不乏一些熟悉的面孔,街角的张大爷一手提着满袋的橘子苹果,另一手还抱着舔着棒棒糖的孙子兴冲冲赶着路;炒货摊的小陈,嘴里叼着半根烟在给客人舀花生;卖烧饼的老李咧着一口大白牙给烧饼刷着辣酱,等烧饼的女孩正拿着一杯奶茶在呲溜。

  棒棒糖、烟、大白牙、奶茶,都是危险的信号――我的乡亲们都没戴口罩。

  左侧悄然驶过一辆疫情防护宣传车,车身喷有“食药监局”字样,但见驾驶座车窗敞开,驾驶员表情严肃,嘴角耷拉。

  终于抵家。顾不得行程劳累,我把在路上的见闻告诉家人,并埋怨为什么大家防护意识不够。我爸则说,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人,身体都好着呢,也没听说有谁得了这病,没事没事。

  很快,现实就拿小拳拳,狠狠捶向了我爸胸口。

出现疑似症状

  大年初四,镇上开始流传关于某人确诊且危在旦夕的消息,“人已经不行了”、“他妹妹也发热了,正在镇医院隔离”。

  我们获知这个消息时刚吃完晚饭,听到后也只是有些唏嘘,并未往自身联想,因为当事人与我们并不住在同一街道,也未有过接触。我爸却突然脸色渐沉,他严肃地告诉我们,腊月二十八,即我返家那日,曾请传闻中当事人的妹夫小严来家里维修过电视线路,两人在均未佩戴口罩的情况下,有过近距离交谈。

  我爸马上测量了体温,37.2℃,如一瓢热油泼下,迅速沸腾――爷爷奶奶握茶杯的手在哆嗦;我妈不停数落他为何这种时候还请别人进来家里,行事为何这么不负责云云;我弟开始满屋找药,最后只找到一袋我侄子用剩的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;而我则在网上翻出新冠肺炎症状一一比对他的情况。好在,服药后我爸体温降到了36.4℃,也没有出现疑似症状。

  家里人悬着的一颗心暂时放下。我妈详细询问了我爸小严来家里碰了哪些地方,并嘱咐我用酒精将这些地方消毒,但家里并未储备酒精。

  “那就用你爷爷的白酒擦!”

  “果壳说白酒没用,不能取代酒精。”

  “果壳是谁!?”

  “不是人,是个研究科学的机构。”

  “没用也要擦!”

  最后,我用两整瓶五粮液泼出的满屋酒香,换得了我妈一个心理安慰。

  但危机并未解除。

  我爸自这次发热之后,连续2天在同一时间段体温均在37.2-37.3℃,但其他时间却体温正常。我们都猜测是不是因为他刚吃完饭,身体摄取了能量所以体温会略微升高,但这一猜测马上被打破。第3天,我爸在非饭点时间的体温也达到了37.3℃,并伴随了畏寒、乏力、胃痛等症状。

  而我也开始咽痛,偶尔还会呼吸急促,爷爷奶奶则相继咳嗽了,但我们体温均未超过37℃。我们面临两难选择,去医院,若传言属实,会有交叉感染的风险;不去医院,家里除了奶奶的高血压药,再无其他药,连生姜都没有了。

  就在此时,微信亲友群里传来消息,市区公布了疫情进展,出现了一例死亡病例。看来我们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。

出门

  大年初七,我爸决定独自去医院,拒绝我们陪同。而我们其他不适者则决定暂时不去医院,一方面我们仍坚信不会被感染,认为只是感冒症状;另一方面我们将发热作为是否感染疫情的重要判断标准,故决定先在家吃药观察几天。此时我奶奶的高血压药也告急,我承担了出门买药的任务。

  出门前,棉裤与短裙有了一场短暂较量。

  “不能露脸,露露腿吧,这么穿好看。”

  “你一根头发丝都别想露!”

  短裙,卒。

  我和我爸最后的着装无任何美感及风度,且还需经过我妈和奶奶的严密检查,确认全身严丝合缝后,方才被允许出门。医院和药店在相反的方向,我们在离家2公里的十字路口互相叮嘱后分开。

  “爸你注意点,隔人远点,没事的!看完快回家。”

  “你买药也注意点,买完赶紧回家。”

  这是我自腊月二十八归家后第一次出门,街上光景与我回来时已大相径庭,超市、酒店、饭店、服装店、奶茶店等商户大门全部紧闭,路边的水果摊、炒货摊都已不见,整个镇上空空荡荡,落针可闻。

  小镇加码了防护措施,路障随处可见,小区与小区之间、街道与街道间均进行了隔断。

  仍在营业的药店也做了隔断,一个1米高的柜台横亘在大门口,里面的人不出来,外面的人进不去,交易都在这张柜台上完成。

  我将清单上需要的药念与药店医师听,他将药拿出一一摆放在柜台上。在我最后问他是否有酒精时,他先是迟疑了一下,也未回答我,转身在药店靠里的角落摸索了一阵,而后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出来,并嘱咐我,“千万拿好了,就这一瓶了,别让人看见。”

  扫码付款后,我将装药品的包装袋挂在胳膊上,双手则怀抱酒精置于胸前,就像怀揣百万巨款,一路飞奔回家。

  我先于我爸回家。家门有点难进,需要从头到脚被白酒喷洒一遍方可。半小时后,我爸回来了,享受了同样待遇。许是被酒香熏得有点晕乎,我忘了告诉家人我买到了酒精。我和我爸经受的这两次洗礼,又耗费了我爷爷两瓶五粮液。

  爸爸进门后向我们讲述了他看病的经过。据他的描述,医生在听他讲完接触史后旋即色变,立即安排胸片及血常规检查,CT显示肺部无异常,但血常规数据则显示有病毒感染,“不像是冠状病毒,但也不知道是什么病毒,需要在家隔离观察”,医生如是说道,而后给我爸开了一副中药,两盒莲花清瘟胶囊。医生年纪不大,末了留下了我爸的电话,并以拜托的口吻嘱咐道,“您每天一定要接我电话,接受健康例询。”

  行文至此,已是正月十五。期间好坏消息参半。好消息是,我们家疫情警报解除,不适症状均已消退,除了我爸偶尔仍会胃痛。坏消息是,我们镇上已确诊了3例,其中一例便在我家居住的街道。

  闻此,我们却都不再惊慌。在一身尘土的岁月里,阖家团圆,便是最温柔的力量。(投资壹线出品)■

  回乡记声明:投资者网&思维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版权声明:

1、本文转载自互联网,如果您是文章原创作者,请联系本站注明您的版权信息。

2、好一站目录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

3、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好一站目录立场,未经作者许可,不得转载。

4、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,欢迎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上一页:全体裁员!北京KTV巨头宣告危机!力挺中小企业政策陆续出台

下一页:疫期的思念与坚守

[!--temp.f12--]